神说要有光√

圈杂,主全职魔道凹凸阴阳师ens及各种日漫
妹子,欢迎调戏✧(≖ ◡ ≖✿)
只写耽美。。啥的 |・ω・`)甜虐都写
中考完沉迷谈恋爱无心码字QVQ不过会努力的!! (◍ ´꒳` ◍)

某千粉大佬的开车预告!!!

【雷安】赤花症(上)

小伙伴的点梗w

高中同班同学,且雷狮已表白成功 设定√

没写完qwq拖延症患者......
——————————

面前是一大片蓝紫色的桔梗花海,随着初夏的清风,花田上微微扬起蓝紫色的海浪。

真美,下次一定要带安迷修来看看,雷狮心想,唇角微扬。

突然间,毫无征兆地,眼前突然一黑,又亮起时,桔梗花海已然变成了一片血红的彼岸花。在风的指引下跳起绯色的舞蹈。

雷狮醒了,窗外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只有一小部分射进室内。而这一小部分的亮度足以让他睡不了回笼觉。

刚才那个梦,有什么意义吗?雷狮揉了揉有些晕乎的头,下床走进卫生间洗漱。

真是倒霉,刷牙时居然会被水呛着......雷狮剧烈地咳嗽着,一边在心里嘲笑自己。

直到他看见自己咳出来的泡沫中,混杂着一个蓝紫色的不明物体。

是一片花瓣,桔梗花的花瓣。

联系起刚刚那个梦,雷狮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三十分钟后,安迷修在九点整敲响了雷狮家的门:“哟,暑假第一天,我来你家打游戏了......”

“好早啊你,不是说好了九点半的吗......”

“......雷狮你......”

雷狮看了看从刚口中掉落到地上的桔梗花瓣 无奈地耸了耸肩:“早上一起来就这样了。”

“嘴里吐花......我记得是叫‘花吐症’吧?”安迷修跨进房间,随手带上门,“虽然会致死,可并不难治。”

说着安迷修就轻轻在雷狮唇上落下一吻。

真爱之人的吻,便是花吐症的解药。

双唇分离之时,雷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但是下一秒,一阵剧烈地咳嗽从雷狮口中带出了大量的蓝紫色花瓣。

安迷修脸色变了:“什么?这......不可能啊......”

雷狮苦笑:“那就说明,这不是花吐症。”

赤花症,一种与花吐症极为相似的病症。唯一的区别是治愈的方法。

唯一的解药,是真爱之人发自内心的厌恶。

由于这种病症据说只存在于传说中,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谁也没往那个方向上想。

而摆在眼前的现实给了两人当头一棒。

他们上网找了所有有关赤花症的资料,问了所有能问的人,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查找别的医治方法。但由于病症极其罕见,几乎搜不到什么,只有寥寥几个网页上有写医治方法为真爱之人的厌恶。

“怎么这样......”在试遍了所有方法后,安迷修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咳咳......”雷狮还在剧烈地咳嗽着。

“要我讨厌你......什么的......”安迷修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哭腔,“这怎么可能啊......”

“安迷修,你听着!”雷狮猛地抬头,强忍着咳嗽认真道,“你...绝对不可以,讨厌我。就算我死了,你也绝对不能讨厌我!”

“唔......”还是这样,明明自己身体都要吃不消了,还一副命令的语气......

只有你,绝对不可以。

好想写点东西出来qwq

求大家点梗!能写就写!不会写也尽量写!(/TДT)/

雷安!雷安!雷安!

【雷安】7cm

校园pa,私设同班

看了身高梗后突然想码点东西出来orz

结果就变成了段子。。

凑活着看吧。。。

—————————

安迷修这两天很不爽。

上周学校组织了体检,前两天下来了报告。

自己的身高:179cm

嗯,还算满意。安迷修面带微笑地继续看下去。

雷狮身高:186cm。

笑容凝固了。

虽然知道那个恶党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可竟然差了那么多吗?!

7cm啊!!!

其实他和雷狮的关系也不算差,曾经还是非常好的朋友。可因为雷狮擅自组建海盗团(就是校霸)的缘故,他有意疏远了雷狮。可雷狮原来那么了解安迷修的一个人,这时却好像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疏远自己一样,还是时常来找他说说话之类的。

安迷修紧紧地攒着手中的体检报告。

“哟安迷修,那个是什么?”

“啊...?什...什么也没有啊......”

糟了,一个本来就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了最不该他出现的时间地点......

“别藏了,是体检报告吧?”雷狮一脸“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的表情,“而且还是全班的,好歹也给其他同学看看吧。”

没等安迷修答应,雷狮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安迷修攒着报告单的手,抢过了报告单,然后一溜烟跑到了教室后方开始看了起来。

“喂!!还给我!!!”

“不要。”

于是,一场围绕体检报告单的双人追逐战就此爆发。

总之不论如何不能让雷狮那家伙看到那个7cm!!

“...啊,安迷修你这家伙,身高居然只有179吗?”

啊......他看见了......安迷修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尴尬。

世界崩塌了......前途一片灰暗了......看不见未来了......

出乎预料的是,雷狮停下脚步,转身抱住由于惯性摔在自己身前的安迷修,用很轻很轻,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7cm......很适合做情侣的身高差啊。”

安迷修的大脑当即死机了。



请当做教室里只剩他们俩,或者其他人都是又聋又瞎又哑的残疾人好了...😑
【段子一个  不喜勿喷 谢谢配合orz】

【雷安】凹凸学院[ABO](4-5)

沉迷谈恋爱无心码字orz

——————————
(四)

“诶诶你知道吗,双剑安迷修,对就是那个骑士,有男朋友了!”

“什么?!谁啊谁啊??”

“说出来你别不信,是那个雷狮海盗团的雷狮!!”

“他俩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安迷修看上去好像挺不乐意的。”

“又是AB恋么?虽然不太明白可反正肯定是祝福啊!!”

不出一周,全学校的人,包括老师,基本都知道了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的事了。

安迷修:“...你说出去的......?”

雷狮:“对啊,有什么问题么?”

安迷修:“......^q^”




(五)

日子就像书里说的那样,过的飞快。

在两人的磕磕碰碰的日常中,众人惊觉,这一对居然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

但雷狮还是在坚持着每天的调戏,安迷修也在坚持着每天的被调戏然后炸毛。

有人问过安迷修,你到底愿意和他在一起么?

得到的回答出乎预料。

“愿意。他这个人吧,虽然微妙了点,但确确实实是爱我的。”



END.

【雷安】凹凸学院[ABO](一—三)

ummmmmm 中考完可以开始码字了
(不过比起码字我好像更沉迷谈恋爱🌚)
新坑是abo设定 √

(一)
安迷修有个小秘密。

他是个omega。

安迷修自己对此也很苦恼:性别是天生的,想改都改不了,怎么办?

于是为了不让人看出最后的骑士竟是一名omega,安迷修尝试了种种方法。其中最好用的一种沿用至今。
那就是服用药物。

那种药物可以使beta信息素的气味掩盖安迷修身上omega的气味,贼好用。 托它的福,尽管现在安迷修在凹凸学院知名度很高,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是个omega。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直到有一天,同年级的海盗团四人组(其实就是校霸)老大雷狮意外地撞见了了安迷修在吃完饭后偷偷躲去角落吃药的场景。

四目相对十秒钟后,雷狮先开口了。

“你...在干嘛?”

就在那天,安迷修是个omega而非beta的事被雷狮发现。





(二)
“哦~~~”看着雷狮一脸“我懂的”的表情,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摊上事儿了。

被谁发现不好,偏偏是这个恶党!!

可恶难道骑士要向恶党低头求他不要宣张吗?!

“嘛,看上去你好像不太想被别人知道嘛。”雷狮突然来了一句。

安迷修充满希望地抬头——难道这家伙脑子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认真存在的?

“那嫁给我不就好了吗,我正好是个alpha啊。”

......收回刚刚的话。

认真?不存在的。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没走两步,他就停了下来,并且急转身朝向了雷狮。

因为他听见雷狮用整个楼层都听得到的声音大声说着:“哎呀呀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

“喂!!!!”






(三)
于是,安迷修就莫名其妙地多了个男朋友,而且还是个恶党......

一想到这点就忍不住地头疼。

而且问题是,雷狮这个人除了性格恶劣,还有一点很要命的。

每次安迷修去尽骑士道帮助可爱的女孩子,都会感到有一股阴风拂过身边。

是的就是这么玄。

对于雷王星醋王雷狮来说,安迷修对别的女孩子笑一下,他看起来就跟安迷修跟女孩子当众舌吻了一样。

🌚安迷修表示很绝望。 md 我上辈子是不是造了什么孽。

但再怎么造孽吧,日子也得照过啊。


tbc.

【凹凸世界】震惊!凹凸大赛排名前五大佬睡过骑士后竟然......(下)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ノ_・。)

凑合着看吧?

@K_Alfa 来啦w(◍•ᴗ•◍)

——————————————

“这个啊......再说嘛。”雷狮一本正经地看向安迷修,眼神里却带了点挑逗的意味,“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嘛。”

此刻安迷修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当初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恶党。

这不符合骑士道精神。

就算他没船我没马很般配也不行。

md这咬人还故意留印子,前戏贼少老是开门见山的主是怎么做到成功撩到我的。

我一定是疯了。

“安迷修,你脸上卧槽两个字就差写出来了哦。”帕洛斯好心提醒。

“啊...有些失态真是抱歉。”安迷修用手撑着头。

真令人头大。

“所以你们三个是来干嘛的?”雷狮装没看见。

“格瑞,金,凯莉,紫堂幻四个人在枯木沼泽和嘉德罗斯他们三个打起来了。”

“哦?”雷狮很感兴趣,“还在打?起因是什么?”

“好像是......”帕洛斯迟迟疑疑地吐出几个字。

“是嘉德罗斯抢了金他们三个打残的怪杀了,格瑞看见二话不说就打了嘉德罗斯,然后雷德和祖玛就......”

“停停停。”雷狮及时打断了佩利,“我们走。”

安迷修汗颜:“别人家事,你去掺一脚干什么。”

“等他们差不多打累了,就可以去收割了。”雷狮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走了。”

“也就是捡漏咯。”帕洛斯接上,拉着佩利跟了出去。

“诶?不打吗?(´°Δ°`)”



〖枯木沼泽〗

“格瑞,你还是要护着那个渣渣吗!”嘉德罗斯与格瑞战在空中。

这时突然,格瑞好像看到了什么,愣了一下,被嘉德罗斯抓住机会一棒子敲下地。嘉德罗斯也懵了一下:能让格瑞分心的事除了那个叫金的还能有什么???

接着,他也看见了“那个东西”。

咋回事?雷狮怎么来了?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高怎么缩水了?还有胸前的蜜汁鼓起是啥??

格瑞明显也懵了,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嘉德罗斯压了整整半分钟,这会刚刚意识到不对劲,才猛地推开他站起来。

其实说实话吧,最绝望的还是凯莉。

她刚刚看见雷狮的时候,吓得差点把她那老家伙吃下去。

一个男的突然变成妹子后胸tmd比我还大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那雷狮他们四个是怎么暴露的呢?

其实是紫堂幻的一只小召唤兽跑丢了,他去找它的时候,无意撞见了躲在石头后面的海盗团四人组。

虽然他也震惊了一会,可还是冷静地叫了凯莉过来——金在格瑞旁边随时准备待命来着。

然后凯莉就疯了(雾)。

“咳咳.....”一下被那么多人盯着看,雷狮略尴尬地咳了咳,站了出来。

“你是......?”

“本大爷是雷狮。”

“哈哈哈哈哈雷狮,你怎么这幅样子,打赌输了的惩罚吗?”金已经在一旁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蠢货,你见过惩罚还带缩身高的吗!”嘉德罗斯无语。

格瑞很快冷静下来,叫了声雷狮。

“干嘛?”

格瑞和金耳语了几句,不顾雷狮的抗议,转身把他拉到一边。

“那俩人干嘛?”嘉德罗斯问金。

“好像是有点正事要说......”金挠了挠头。

“突然干嘛啊你!”

“你和安迷修昨天是不是干了什么事?”

“嗯,是啊。”

“......你居然这么轻易就承认了吗......听我说,我也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但由于我一早就走了,金他没有发现。”

“哇塞?”雷狮没想到居然还会有和自己经历相似的人。“那解除的方法呢?”

“......这个倒是很简单。”格瑞说,“强吻。”

“只有这样?”雷狮惊讶。

“而且...必须要是舌吻,全程由你主导。”格瑞顿了顿,“还不能被他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行,我去试试。”雷狮回答得干脆利落。

“成功后,下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格瑞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还是小心点好。”

“喂,回家了。”

“诶诶诶???”

“怎么了老大?”

“我回家办点事,你们原地待命。”

“好的老大!(◍•ᴗ•◍)”

“喂喂,你到底想干嘛......”

话未说完便已说不出话了。

他霸道地向内入侵,舌尖互相交缠,合凑出由爱编写成的圆舞曲,两人伴着优美而激情的曲调尽情放纵自身,无拘无束地。

对与正仔仔细细侵略自己口腔每一个角落的他,安迷修眼前和心里几乎什么都不存在了,包括面前这家伙调皮犯下的种种恶行,只有那颗不知为何正悸动的心还在急速而有力地跳动着。

这是一个深入骨髓的吻,是一场封印的破碎,也是两个相爱的人最好的诉说。

雷狮直到安迷修近乎窒息才轻轻放开了他,舌尖却还牵着一丝银丝,一直牵到安迷修嘴边。

“哈......哈......混蛋你......突然搞什么啊......”安迷修大口喘着气,

“诶?我真的变回来了!”雷狮看着自己已经恢复正常的身体叫了出来。

啊,原来是为了恢复才......安迷修那一瞬间竟有些小失落。

没等这个念头成型,雷狮便已从正面紧紧抱住了他。

“你还真是个白痴啊。”

End.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帕洛斯,卡米尔,佩利等人不约而同地骂了句MMP。】

【凹凸世界】震惊!凹凸大赛排名前五大佬睡过骑士后竟然......(上)

雷安向,微帕佩,后期微瑞金

是的我要挑战攻性转 |・ω・`)

发现自己无法控制长度OTZ

还有! @K_Alfa 嘻嘻嘻嘻嘻嘻嘻我发啦嘻嘻嘻嘻嘻嘻嘻

——————————

清晨,安迷修迷迷糊糊地醒来。昨天雷狮在身上留下的吻痕比起昨天略深了一点。安迷修叹了口气,今天怕是不能出门了。

手一撑床准备起来,却压到了几缕头发。安迷修一愣,看向睡在身边的雷狮。

……卧槽?

这黑长直谁啊???

雷狮呢???上完我就跑了???

跑就跑了还留个可爱的女孩子衣冠不整地在床上是几个意思啊???

在安迷修正混乱的时候,床上的黑长直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

“有病吧起那么早。”

嗯???这语气是雷狮???

黑长直大概是被看得有点不舒服,想坐起身来,却因为头发被安迷修压住而摔在床上,胸前两块肉也跟着一抖。

“哈?”黑长直自己也懵逼了。

“哈?!?!”

——————

“那么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变成女孩子了,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变回去?”桌边,安迷修很严肃地问道。

“是啊。”雷狮则心不在焉地用手指卷着长发玩,“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啊!!”刚上过我的恶党突然变成了需要骑士保护的可爱女孩子算是怎么回事啊喂!!安迷修觉得自己快要被面前这家伙气出病来了。

“老大!安迷修!在不在家?”门口传来佩利大声敲门的声音。

安迷修一下子紧张起来:“喂,怎么办!”

雷狮打了个哈欠,站起身去开门:“烦死了,吵什么吵,我在呢。”

安迷修听见外面安静了几秒。

“帕......帕洛斯......老大居然在家里......藏女人......”

然后是雷神之锤的响声。

“我错了老大!老大藏的女人也那么美丽帅气!”

然后雷狮便拖着佩利进了房间,后面跟着已经完全呆掉的卡米尔和帕洛斯。

安迷修只好把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来龙去脉再重新说了一遍。

“所以说这个真的是大哥?”卡米尔看着面前这个大大咧咧的黑长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啊啊啊好烦啊,变了就变了呗这么啰啰嗦嗦的!”雷狮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去厕所。”

看着雷狮走进卫生间,四个人面面相觑了三秒钟后迅速聚到一起压低声音开小会。

“到底怎么回事?老大还变得回来吗?”

“我更在意老大会不会上厕所。”

“诶对了安迷修你脖子上红的是什么啊? |・ω・`)”

“啊...?没......没什么啊...?💦”

“佩利你快闭嘴!”

“诶(´°Δ°`)好?”

“话说回来那恶党怎么还不出来,难道是真不会上厕所?”

“卧槽不会吧?虽然确实没有过这种奇怪的经验......”

正说着,卫生间门被打开了。一头短发绑着发带的雷狮出来了。

“老大你变回去了?”佩利一脸惊喜。

“变回去了为什么胸还在。。。?”帕洛斯一脸冷漠回答道。

“我把碍事的头发剪了。”雷狮甩了甩脑袋,“这样头感觉轻多了。”

“大哥你还真舍得啊。”卡米尔看着变女生后比他矮一截的雷狮说,“这一头长发女生要花几年来养着呢。”而且你这辈子大概也就这一次体会长发机会了。

“有什么不舍得的。”雷狮又甩了甩脑袋,“不过这身体打架确实不太方便。”

“你倒是先给我考虑怎么变回来啊喂!!”